莲花中学>莲中德育>家长学校家长学校

取舍的痛苦:甜美果子的秘密

2015-06-01  
 

上周六的教育讲座里面有些家长问了有关取舍的问题:“请问高中的孩子学和社会活动的分配关系应该是怎样的?我从我的书《丰盈心态养孩子》里面把这一章内容分享在博客里面,用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试图说服坐在我身旁的凯恩做出艰难的抉择,他眉头紧锁地思考着,脸上清楚地显示出他的内心正在经历风暴。凯恩就要成为高二学生了,对他的学业来说是很关键的一年。到目前为止,凯恩的生活可以说是一帆风顺。毫不夸张地说,他简直就是个全职爱好机器:他喜欢打网球、羽毛球和篮球;他喜欢玩爵士鼓、低音提琴等多种乐器;他参加了多个合唱团、古典合奏和摇滚乐队而且表现活跃;他和我们都喜欢的一个女孩谈着有父母约束和监督的恋爱;他还是个热心的读者,同时参加了很多科学实验。然而,高中最后两年的学业强度和负荷大幅度增加,他多方面发展爱好的日子所剩无几了。我还记得两年前与大儿子凯文也有过相同的对话,说服他对自己过于广泛的爱好进行取舍。我还记得当时他有多么不开心。为什么他们不能按之前的模式继续下去呢?未来的人生还长,他应该可以做到全面发展,为何他需要舍弃一些爱好甚至是特长呢?

激情正逐渐变得比智力和知识更为重要。但是,当激情太多时会怎样呢?我先生与我喜欢用果树为比喻来阐述这个问题。一个周末,我们去位于北京郊外的怀柔区远足。路过一些果园时,我们得以近距离地观察果树,研究果树的修剪方式。我们看到,那些长有大量果子,保留所有分支的果树,枝上的果子都偏小,吃起来口感也一般。而那些经过修剪的果树,虽然每个分支上都只有几个果子,但每个果子都大而多汁,吃起来很是香甜可口。先生和我问孩子们,市场上哪种果子会卖出更高的价格,答案不难得出——那些修剪过的果树结出的果子。后来通过市场调查,我们发现经过修剪的果树结出的高品质果子其单价比那些没修剪过的果树上的果子高出三倍。因此,修剪果树能使果园生产出高品质水果,提升产品质量和声誉,获得较高的市场回报。那些没有修剪的果树能收获更多的果子,但这些量多质劣的果子容易陷入恶性的低价竞争当中,果农们不得不忧虑:价格的底线在哪,如何才能让产品不积压、不亏本。而修剪果树的果农因产品质量过硬,意味着他们有更多把握掌控自己产品的价格话语权,追求品质的人愿意高价购买高质量的产品。

其实我们的生活就像那些果树一样,大家一天都只有24小时,也需要用差不多的时间来吃和睡。除去用在学业上的时间,剩下的空闲时间就等着我们去分配和使用,去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为何有些人可以成为某个行业的专家,而其他人只是“半桶水”的状态?秘密就在于此。兴趣和自身投入的“因”能影响最后的“果”,但不能忽视在这一过程中必要的修剪。

修剪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自我主动修剪,另一种是外部强加的修剪。我希望能鼓励孩子能养成自我修剪的习惯,因为从未来的获益情况而言,“一门专”可比“样样通样样稀松”强得多。

凯文以前同时进行三项运动:足球、棒球和网球。随着年龄和年级的增长,他从事体育的精力和时间愈发有限。而且对于有三个孩子的我和先生,能陪伴他运动的时间和经济上的支持都有限。因此,既然他无法将三项运动同时坚持下去,不如将精力集中投入到一项运动中,精通一项而不是三项都很平庸。因此在高中阶段,他不再将时间平分于足球、棒球和网球,而是跟着网球教练专心练习。最终他成为学校网球队的队长,由于他很专业,还能指导其他成员练习。如果没有舍弃足球和棒球,他肯定达不到现在的网球水平。在音乐爱好方面,也是如此。凯文八年级时对音乐产生了热情,逐渐学会了吉他、大提琴等乐器并参加了学校合唱团,还组织了一个摇滚乐队。后来,他决定将大部分精力用于摇滚乐队,这意味着他需要放弃一些乐器练习,只以吉他和摇滚乐队作为重点。学校合唱团他也痛苦地退出了。每每参加音乐会时,听着合唱团里的好友们美妙的演唱,他的眼中就会流露出渴望和遗憾。但当他带着乐队去其他学校登台表演时,他的遗憾很自然就被喜悦取代。现在他是MIT的大一生,他终于又加入了学校合唱团。

凯恩问我的问题是:你怎么知道哪些方面应该被削减呢?我对一切都感兴趣!我的回答是:不管你决定舍弃哪一部分,这个决定确实很痛苦,越接近内心越难舍弃。为了做出清晰的决定,在这一过程中,有几点是需要考虑的:

1、凯恩的挚友是名学业优异的学生,但最后决定成为职业高尔夫球选手。除非你打算成为某一领域的职业选手,否则学业应优先于其他所有兴趣爱好,因为你现在的专职是一名学生,不是爱好集成者。

2、除去足够的休息和睡眠时间,你还有多少精力处理其他事务?

3、这些基本需求必须排在首位:健康、社交、学术、 道德、精神、家庭责任。

4、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要得到最大最高质量的果子,必须牺牲那些不够理想的果子。

5、个人参与的活动如网球、羽毛球或小规模乐队比团队活动如篮球、足球、乐团或大型合唱团要来得简单,因为前者相对于后者来说,不太会出现日程安排上的冲突或因个人表现不佳而损害整个团队的发挥。团队活动很难协调,也需要更高程度的承诺。

6、一些不需要承担太多义务的小组活动,从社交的需要出发,可以保持参加。

7、在做出取舍决定时,是否可以避免遗憾或失望?这个决定是可逆的吗?

8、列表陈述你所有兴趣爱好的优点和缺点。如果出现不相上下的情况,那你只能遵循感觉,选出最佳决定。以后不要随便推翻已做出的决定。

9、没有更重大的“诱惑”,我们不能轻易对过往的决定说“不”。坚持决定更能带来满足感,那种你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义务之后所获取的满足感。

10、有时,太空闲也是一种诅咒,因为你总幻想着还剩大量时间。有些人在同时处理很多事情时会变得更有条理,更有效率。你的风格是什么?是享受忙碌的感觉还是需要更多时间来追求自己的爱好?

最后,凯恩作了一个对他而言相当痛苦的选择:放弃篮球、网球以及合唱团。他保留了羽毛球,这并非他擅长的项目,意味着他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练习,但这有助于他挑战如何提升自我。对他而言,放弃乐队是不可能的,但因为日程冲突他喜欢的高级物理课(IBHigher Level Physics) 就没有时间参加了,因此他决定改为参加物理网络提升课程 (APPhysics)。在未来两年内,凯恩每晚将负责起人人避之不及的洗碗义务,并保证每天拥有充足的9小时睡眠。这是他为了不退出乐队而向我们做出的保证。如果哪一天他没有做好,那么将无条件退出乐队。

作为父母,无论是自我修剪还是外部诱发的修剪,我和先生都有自己痛苦的故事。在孩子们出生前,老公和我只需对自己负责。但随着孩子们一个个出生,我们不断为舍弃什么、如何舍弃而挣扎着,在挣扎中平衡我们的工作、责任、兴趣和义务。在做决定之前,拥有一套共同商定的价值观去指导如何决策是有帮助的,但并不会让“做决定”这个过程变得更容易些。对我来说,为了家庭我不得不离开喜欢的工作和社交,换得与孩子们建立更深入和持久关系的可能。这意味着为了能获得更大的满足,我不得不与现阶段能成就自我的职场工作告别。而我的先生则要对诱人的职业调动和晋升机会,对那些能加速职业生涯发展、获得更多奖励和表彰但同时需要付出大量工作时间或是出差的机会说“不”。在竞争激烈、更新换代很快的IT行业,他的决定意味着他需要更出色地工作,成为一名更优秀的团队工作者。但与此同时,他也获得了更多时间去关注健康、回归家庭。当然,我俩这样的修剪,意味着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地购买喜欢的“高科技玩具”,去那些堪比天堂的旅游圣地度假。虽然所有的决定,我们都是自愿且乐意的,但并不代表没有遗憾和偶尔的阵痛。我们会与孩子们分享这些故事,让他们知道我们也曾体会过那种取舍的痛苦。而一旦获得自我修剪的能力后,对于往后遇到的更大更复杂的挑战,他们便能自如应对了。

我遇到过很多父母,主要是一些想掌控一切而烦恼丛生的母亲,她们请我传授一些技巧——她们看着站在讲台上的我,询问我如何在获得职业成功的同时拥有幸福的婚姻与家庭,好像我有拥有某个平衡生活和工作的神奇公式。事实上,我之所有成为一名全职妈妈,就是因为我根本无法兼顾工作和家庭。我工作狂的性格意味着当我忘我工作时必然会牺牲我与家人的时间:处理工作中的紧急状况;加班完成更多任务;多打一个客户电话;完善一份报告或PPT……我知道自己的弱点,因此,我做出一个痛苦的选择,干脆不给自己机会去面对“工作或是家庭”两难选项或是诱惑,而是克服自己缺少育儿经验的弱项,在一条没人鼓掌没人喝彩的道路上不断前行。我并不担心我会因此而在专业技能方面落于人后,永远丧失发挥天赋和能力的机会。因为我还是我,只是转向了生活中的另一面。在职场工作时,我能在消费者面前推出一些使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产品,而现在做妈妈的我则与广大父母分享我的经验教训,使年轻父母能少些焦虑,更自如地面对各项挑战。

我以前参加过合唱团,弹钢琴,甚至在大学时辅修了音乐。现在,对音乐共同的爱好是我们婚姻生活的强力胶之一,并深远地影响了孩子们。看着孩子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绝对是父母的快乐。我爱数学和科学,喜欢在机械店闲逛,我能用6种不同规格的胶粘剂修理玩具,因此还获得了林家“万能胶女王”的头衔。除此之外,对数学和科学的爱,也体现在我家的餐桌讨论以及书籍推荐中。我曾经参与组建公司,组织大型网络和社交活动,现在的我通过我的文章书籍作品和教授商务礼仪与他人分享这些技能,帮助别人成功,因此也发展了自己的事业。虽然,我曾经损失了职业发展机会;虽然,我曾在做出取舍之时痛苦不已,但我获得了与家人更深入、更甜美、更充实的关系,也打开了新的视野,获得了之前完全设想不到的职业发展机会。虽然我当全职妈妈时不外出工作,但我的先生每天都与我分享他工作场所的见闻,帮助我更新技能不至于落伍。当我重返职场,家人给了我很大的精神鼓励,尽己所能地帮助我过渡。比如我的先生减少他周末和平时的工作量,使我能安心外出授课,并帮助我这个原本不会说普通话的人重新站在职场和讲台上。

有没有可能顾及所有呢?既可以也不可以。如果你想抓住所有,那收获的果实可能都比较小,但还算甘甜。但如果你没平衡好,某一个果实或某个分支可能得不到足够的营养,最后只得枯萎,在修剪的过程中掉落。在自我修剪过程中,你可能要做出艰难的决定,将时间和精力分配在你内心最渴望的方面。你是想以数量取胜呢,还是以质量取胜?

    我们的取舍方式,将影响我们的孩子面对未来生活的态度。

 

返回